全国代表姚媛贞将张家界荷花机场由支线机场升为干线机场

2018-09-03 04:49

  讯随着国民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,国内民航业步入了快速发展的阶段,国内中小机场也迎来了难得发展机遇,但在整个民航高速增长的形势下,湖南省张家界荷花机场的发展步伐却出现了相对迟缓的趋势。为此,全国代表、张家界市人民医院院长姚媛贞向大会提出了,将张家界荷花机场由支线机场升为干线机场。

  据了解,湖南省张家界荷花机场是国内著名旅游支线机场,湖南省第二大机场,武陵山区唯一的国际航空口岸,在全国机场版图中,张家界机场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与作用。通航至今,机场累计输送旅客1800万余人次,对完善全省航空网络布局,促进对外交流,扩大湖南省在国际及全国的知名度和影响力,拉动张家界市、武陵山片区乃至全省社会经济发展作出了突出的贡献。机场按国际民航组织4D类有关技术标准设计修建,跑道长2600米,主、次降方向均设有Ⅰ类仪表着陆进近系统和Ⅰ类精密进近灯光系统,可供空客A300、波音B767等250座以下机型起降。现建有与跑道等长平行滑行道一条,停机坪面积12万平方米,停机位19个。航站楼面积11003平方米,能满足年旅客吞吐量150万人次,货邮吞吐量8000吨,高峰小时旅客流量600人次的要求。近几年来,机场不断加大投入力度,机场综合保障能力明显提升。

  机场自1994至2005年以年均22.8%的速度增长,2004年旅客吞吐量突破100万人次,达131.8万人次;2005年旅客吞吐量创历史最高纪录,达158.4万人次;最近几年,旅客吞吐量均保持在百万人次以上,处全国支线机场前列。在航线航班方面,机场累计开通了、上海、广州、成都、深圳等59条国内航线条地区航线和韩国汉城、釜山、泰国曼谷等17条国际航线,是连通湘、鄂、川、黔四省重要的空中桥梁,形成了覆盖全国各大城市及港、澳、台地区的航线网络。

  姚媛贞代表表示,随着国民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,国内民航业步入了快速发展的阶段,国内中小机场也迎来了难得发展机遇,但在整个民航高速增长的形势下,张家界荷花机场的发展步伐却出现了相对迟缓的趋势,情况令人担忧。

  三大枢纽机场航班时刻严重不足。由于目前国内机场发展的不平衡,中小机场航线收益率较低,航空公司出于利益考虑将主要运力投放于枢纽机场,从而导致枢纽机场航班时刻紧张。2014年夏秋季,首都国际机场高峰小时时刻容量已增加至平均86架次/小时,接近最大饱和容量,已无太大可能增加航班。而处于过渡层的张家界荷花机场客源较为单一,且高度集中于、上海、广州等大城市,同时上述城市还是张家界荷花机场主要客源地,所以开辟、加密执飞、上海、广州等航线成为中小机场发展的重要支撑。与此同时,因各大航空公司在航班时刻申请方面的垄断性,小航空公司难以进入,造成有客源无运力局面。张家界荷花机场作为旅游机场受冲击很大,发展空间严重受限,前景不容乐观。

  生产经营管理成本居高不下。民航业界普遍认为,民用机场的理论盈利点应是年旅客吞吐量200万人次。然而张家界荷花机场由于一期建设规模偏小,旅客吞吐量远大于设计吞吐量,只能进行改扩建才能满足需要。故张家界荷花机场亏损几成定势。同时张家界荷花机场大多数航班集中在晚上,导致机场管理成本加大,加之后期投资至使机场折旧费大幅度增加,在旅客量没有大幅度增加的情况下,机场面临巨大经营压力,如果没有一定基数航班做支撑,机场发展要想再上台阶,是不可能的。

  高铁间接性冲击逐步。根据中国《中长期铁网规划》,中国铁“四纵四横”高速客运专线年建成,界时高铁网络可以涵盖中国民航45%的航线%的客运市场,将给航空运输市场带来空前压力。武汉经南京到上海动车组大量加开,已经逼停了南京往返武汉的航班;受武广高铁开通影响,长沙至广州航班也大幅减少;受郑西高铁开通的冲击,郑州至西安航班相继停飞。高铁在给开通城市航空运输市场造成巨大冲击的同时,对未开通的部分中小城市的间接性冲击也逐步。黔张常铁于2014年正式开工建设,建成后从张家界到长沙只需1小时,张家界到武汉将缩短至2.5小时,张家界到广州只需4小时,张家界至上海只需6小时,张家界至只需7小时。以广州的团队游客为例,从广州乘坐高铁至长沙,每20分钟一班,普通票价为333元。再从长沙乘坐旅游大巴经高速进入张家界,总计费用约为400元。而广州直飞张家界航班在旺季时最多才有3班,机票价格加上燃油附加税后为1000元左右,按最低6折计算也需640元。两者相比,旅行社出于利益最大化驱动,选择了相对成本较低的高铁作为出游方式。